抑郁狂暴症患者

    在曾经那个悲欢如乱絮,聚散随浪潮的年代里,爱情从来都太多无奈。而身为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如果牵住了一个人的手,那就紧紧抓住,不要放开了吧。因为难得相守,平凡便是莫大的幸福。


她自记忆那一场梅雨中走来,油纸伞泼墨出家乡的山水,衣衫沾染上温软的湿意。记忆不忘,那一场山水缱绻。 .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辑;

君提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昔日欢笑好/犹记当年唱离骚/莫叹春光渐少,一生饮酒,与花共老。


霾锁青天 雨链后土 淅淅沥沥也绵绵

分袂古渡头 暗解十指扣 春风惹人厌

柳条且放行舟去 极目 遥酹一线江天

踏歌声毕 骊歌音散 此去莫问何时见



对此景 想陶朱西子 吴越携手同游遍

盛世汉唐 风华帝王 情深陷玉环飞燕

破壁偏安 物是人非 那堪它吹梅笛怨

情深不寿 精诚石开 双双化蝶或升仙



悲风未息 愁云久聚 曷不得以消雾患

茫茫群山莽苍 惜绝情花绝 断肠草断

铭心者变心 刻骨人削骨 此情谁见怜

止往来二三事 点点滴滴 落几纸红笺



临江独酌 邀水影月影 享子虚乌有宴

觥筹交错 宾客尽欢 主人醉卧杨柳岸

华胥曲终 伴晓风残月 对景难排怅然

微醺中 仿佛彼岸走远 当时翩翩少年


      


                  半截的诗

    我的殷浮,她穿着金鱼尾巴一样轻盈迤逦的纱衣,她的长发漆黑如子夜,她的眼能看透真实。十岁的时候她第一次出现,对我伸出手。

    第一次向父母描述殷浮的存在的时候,他们先是疑惑地对望彼此,然后只失笑着摇头,到后来发现我是认真地向他们介绍她的时候,他们大惊失色地斥责我,要求我停止这种行为。

     后来我不再告诉任何人殷浮的存在。

     关于妄想症候群,我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

    为什么殷浮会出现。

    和世界的交流一开始总是那么难,你笨拙地接近别人,却被他们身上的刺伤得鲜血淋漓。

    被周围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伤害到的时候,对世界感到愤怒和失望的时候,对自己感到自卑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地方,温柔地为我拭去满眼泪水。

    你是最漂亮的啊,你是最聪明的啊,你一定会被爱的,加油啊,加油啊,请不要停下脚步,继续找下去吧。

     后来就真的找到了,除了殷浮以外,能够毫无芥蒂地喜欢着这样内向又糟糕的我的存在,朋友,还有恋人。

    总觉得如今的心里面还有一点点她的影子。但是在一段时间里把她忘得彻彻底底,也是事实。

    只是某一天入梦来的时候,我对着那个面目模糊的女孩子终于彻底道别了。

    忘了你那么长时间真是对不起,以后,我也要一个人走下去啦。

    再见吧。还有,真的谢谢你陪了我那么长的时间。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绵延成诗。

    告别了殷浮,往后就真的只剩自己孤身走下去了,我一直都走得不算好,每次踏出新的一步时都会伴随着犹疑和彷徨。

    但回首。

    孤独的岁月也见温柔,芳菲长留。


                              行道树

      ——反正会者必离,生者必灭,诸般世相,由是无常。

       她初中的时候嗜甜,尤其爱吃糖。家人怕她长蛀牙,管得很紧。班里有个男孩子买了一大盒大白兔,一天一颗地送给她,糖没送完两个半大的孩子已经偷偷摸摸地谈起了恋爱。

       在那个父母结婚都是由工作单位介绍的年代,早恋是很丢脸的事情。他们的事不知道被谁告发了,老师把两个人的家长都叫了过来处理问题,她爸爸震怒得当场给了她一巴掌。

       最后男孩子被家人强制送去参军,入伍前男孩子在树下见了她最后一面,那时他已经穿上了笔挺的军装,却弓背低头没有半分威风的模样,沉默半天,最后把一颗大白兔往她手上一塞就背过身匆匆走了。

      “再见。”她红着眼睛剥开大白兔的糖纸,第一次尝到了满嘴苦涩。

      后来她跟随家人漂洋过海到了海峡的另一头上学,毕业后留在当地打拼,在这个被称作民族熔炉的国度,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都让她一个华人女性挣扎得比旁人更加艰难。

      种种波折亦不愿再提,但毕竟,她还是凭着一股倔强和韧性熬了过来,并且创出了名堂。关于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下,渐渐地也不再被想起。

      受邀作为荣誉校友出席母校的百年校庆时,她已经将近四十岁。参加完典礼后,忽然想再走一遍校园。周围的建筑已经大改,来往的学生们打闹着跑过,她一人漫步在熟悉又陌生的校道上,感觉身上的时光也在渐渐倒退。

      曾经住过的女生宿舍那栋楼已经翻新了好几遍,宿舍外栽种的一行行老树却穿越了二十余年的时光,依然停驻在盛夏的蝉噪里。

      早知树有心,往迹无处寻。

     “阿诗?”身后有人试探地问。

 




元音 日语中的元音只有5个,以“あ・い・う・え・お”这五个假名来表示。音韵学上,其发音接近  [a] [i] [u] [e] [o]  “う”与英语中的 [u] 不同,是非圆唇元音。但西日本方言中的“う”以及在唇音之后的发音接近圆唇元音。文末的“です”“ます”等尾音会清化、听起来会像[des] [mas]。此外,当元音“い”“う”夹在清音之间,中间的“い”“う”会清化、声带此时不会振动。

辅音  辅音方面,有清音-“か・さ・た・な・は・ま・や・ら・わ行”的辅音、浊音-“が・ざ・だ・ば行”的辅音、半浊音-“ぱ行”的辅音。

词汇  

中文意思: 晚上好! 日语写法:こんばんは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kon ban wa 汉语拼音发音:kong ba wa   

中文意思: 早上好! 日语写法::おはよう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o ha you 汉语拼音发音:ou ha you   

中文意思: 你们好、大家好、你好吗? 日语写法:こんにちは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kon ni chi wa 汉语拼音发音:kong ni ji wa  

中文意思: 我回来了! 日语写法:ただいま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ta da i ma 汉语拼音发音:ta da yi ma  

中文意思: 我明白了! 日语写法: 分かった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wa ka tta wa 汉语拼音发音:wa ka da wa  [注意促音っ]  

中文意思:对不起! 日语写法: すみません!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su mi ma se n 汉语拼音发音:su mi ma sen  

中文意思: 可爱、可爱的 。 日语写法: 可爱い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ka wa i i 汉语拼音发音:ka wa yi  [这个词非常常用,“可爱”的发音是“卡哇伊”,而“可怕”的发音是“ko wa yi”,很好记……]  

中文意思: 怎么?干什么! 日语写法: どうしましたか?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dou shima shita ka 汉语拼音发音:dou xi ma xi ta ka  

中文意思: 多多关照! 日语写法: よろしくお愿いします!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yo ro shi gu o ne ga i shi ma su 汉语拼音发音:you luo xi gu o ne ga i su ma su  

中文意思: 但是! 日语写法: しかし!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shi ka shi 汉语拼音发音:shi ka shi  

中文意思: 大家! 日语写法: 皆さん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min na san 汉语拼音发音:min na  [日语“大家”的发音,应该算代词吧,很常用]  

中文意思:笨蛋 日语写法: 马鹿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baka 汉语拼音发音:ba ga  

句子  

中文意思:早上好。  日语写法:お休(やす)みなさい。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o ya su mi na sai  

中文意思:晚安。日语写法:お休(やす)みなさい。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o ya su mi na sai  

中文意思:您身体好吗? 日语写法:お元気(げんき)ですか。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o gen ki de su ka  您还好吧,相当于英语的“How are you”,一种打招呼的方式。  

中文意思:多少钱?日语写法:いくらですか。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i ku ra de su ka    

中文意思:不好意思,麻烦你…。日语写法:すみません。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su mi ma se n  相当于英语的“Excuse me”。用于向别人开口时。 

中文意思:对不起。 日语写法:ごめんなさい。 go men na sa i    

中文意思:什么意思呢?日语写法:どういうことですか。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do u i u ko to de su ka    

中文意思:没什么。没什么。(自谦)日语写法:まだまだです。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ma da ma da de su   

中文意思:怎么啦?日语写法:どうしましたか。 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do u shi ma shi ta ka   

中文意思:发生了什么事啊。日语写法:どうしたんですか。 do u shi tan de su ka    

中文意思: 我爱你。日语写法:爱してる。罗马字发音〔国际拼音〕: ai shi de ru(这是常用的告白语哦) 

中文意思:你还未够水准!日语写法:まだまだだね! 罗马字发音(国际发音):ma da ma da ne!


     咩萝曾经去过别的区服玩过一阵。在完全陌生的地方里,她告诉自己这只是换个地方换个心情。

     她在那个区服玩的是一个秀秀号,粉嫩嫩的秀秀号在成都旋转,周围人切磋时兵刃相交的声音入耳,跟以前每一次上线都无甚区别。

     只是习惯性地打开好友列表,那些或明或暗的熟悉的名字从未在那儿存在过。

     那几个月她没有再回过原来的区服,上线做日常做成就切磋下线,她在新地方每天忙忙碌碌地打点着秀秀,关于以往的一些事,似乎渐渐也能忘记。

      她也认识了许多新伙伴,也有人向她示好,即使是她修了云裳也有人甩了春泥舍身密着说么么哒。她打着哈哈一带而过,于是那些人就成为了小石子,投入水中激起一点水花,然后便再无痕迹。

      跟那个丐帮相识是一件相当单纯又快乐的事,她在成都切磋,在又一次把对手遛到主动跑出切磋范围后,她环顾四周,注意到了那个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丐哥。

      这个丐哥的id包括帮会名其实都相当嘲讽,至少挺拉奶妈仇恨的,她玩了两年多PVP,早已练就了一颗钻石心。看到这么拉仇恨的名字也不觉得如何受到冒犯,只是丐哥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挂机,但是旗子还是落在了这个丐哥面前。

       秀秀说:"我观阁下英姿勃发,但求赐我一败。"

        意外地,旗子立刻消失,然后是5、4、3、2、1。丐哥开始喝酒。

        ——然后她五分钟之内输了。


       炮哥走得越来越远,咩萝却还是停在原地,两个人的圈子终是一点点地错开了。

      不是没想过要追,但是如今已是无力,也无心了。

      只能在心底祝故友一句前程锦绣,名满天下。 

      曾经有些想说却说不出口的话, 忘了也罢。

      咩萝曾经写了一篇唐羊的小说,故事里江湖纷纭血雨纷纷,世事如棋,炮哥与道长都是身不由己的局中人。炮哥说你写完之后一定要给我看,咩萝也满口答应着说好啊好啊,可是,可是,写到一半的文字,怎么就断了呢。

      不过,也没有人在乎它是否完成了。

       炮哥偶尔还会找咩萝,聊他师门对手挚友,聊他如何切磋打败了某个狂徒,聊他如何与旁人合作无间略胜筹谋……咩萝充当一个安静的聆听者,到最后炮哥也会安静下来,对话就这样草草结束。

         大家都意识到,无话可说了。

        是不是入了江湖,就是逢了一个又一个的侠客好友,醉笑三千场后便看着对方的背影渐行渐远渐无书?君子之交是否便是如此的淡薄而洒脱?

        那么,为什么咩萝还是停留在龙门荒漠的那一晚走不出去呢? 似乎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但是如果要咩萝说出在这个游戏里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无论何时,第一时间想起的,都是那一夜龙门的黄沙漫漫,还有站在黄沙里的两个人。

         只有他们两个人。

         再见。


半截的诗

                 

    我的殷浮,她穿着金鱼尾巴一样轻盈迤逦的纱衣,她的长发漆黑如子夜,她的眼能看透真实。十岁的时候她第一次出现,对我伸出手。

    第一次向父母描述殷浮的存在的时候,他们先是疑惑地对望彼此,然后只失笑着摇头,到后来发现我是认真地向他们介绍她的时候,他们大惊失色地斥责我,要求我停止这种行为。

     后来我不再告诉任何人殷浮的存在。

     关于妄想症候群,我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

    为什么殷浮会出现。

    和世界的交流一开始总是那么难,你笨拙地接近别人,却被他们身上的刺伤得鲜血淋漓。

    被周围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伤害到的时候,对世界感到愤怒和失望的时候,对自己感到自卑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地方,温柔地为我拭去满眼泪水。

    你是最漂亮的啊,你是最聪明的啊,你一定会被爱的,加油啊,加油啊,请不要停下脚步,继续找下去吧。

     后来就真的找到了,除了殷浮以外,能够毫无芥蒂地喜欢着这样内向又糟糕的我的存在,朋友,还有恋人。

    总觉得如今的心里面还有一点点她的影子。但是在一段时间里把她忘得彻彻底底,也是事实。

    只是某一天入梦来的时候,我对着那个面目模糊的女孩子终于彻底道别了。

    忘了你那么长时间真是对不起,以后,我也要一个人走下去啦。

    再见吧。还有,真的谢谢你陪了我那么长的时间。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绵延成诗。

    告别了殷浮,往后就真的只剩自己孤身走下去了,我一直都走得不算好,每次踏出新的一步时都会伴随着犹疑和彷徨。

    但回首。

    孤独的岁月也见温柔,芳菲长留。


关于生死不离后就是江湖不见。

这个诅咒,原来是真的。

咩萝跟炮哥冷战了,期限或许是永远。

原因不过是意气之争,咩萝跟炮哥一开始就存在价值观的分歧,咩萝热血冲动而愚蠢,炮哥冷静理智却冰冷。这是一开始两个人都知道的。

但是共同的亲友花花惹上仇家,被收尸,悬赏,被用龌蹉的语言侮辱时,咩萝愤怒不已,炮哥冷静的态度更是让她犹如被泼了一头冷水。

于是,争执后就是退群,删好友,明明知道对方就是这样的人,理智也告诉她炮哥说的不插手让花花不还手才是最好的方式,但就是没法像以前一样告诉自己这只是思维方式的不同。那样正巧咩萝现实有事,做完这些事后她那段时间没上过游戏。

后来她终于得空上线,扬州的山与水在红色的四位数延迟里静止成一张并不赏心悦目的幻灯片,等咩萝艰难地打开好友列表,发现炮哥也在,她看了一眼又关掉,假装没有看到一样。

除了心中还有些上次争执留下的别扭外,还有一点说不清的惆怅,轻轻地,覆在心头。

右上角的图标显示有来信,咩萝蹦蹦跳跳地去到信使处查收,是前阵子七夕活动的许愿信件。

可是,这次她明明,没有许愿。

她认真地看了一次信,信里写XX侠士在七夕之际许下心愿,许愿笺中写了她的名字,可见XX侠士乃至情至性云云。

XX是炮哥的名字。

那时候他们应该还没吵架,还没冷战,她刚刚回归,一起做了第二次七夕任务,顺便高高兴兴地把好感度刷到了生死不离,再顺便绑定了海鳗情缘。

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相处总是变得磕磕碰碰的。

咩萝站在信使面前发了一会呆,最后还是没有取出系统送的礼物。

是不是一开始就不应该靠得太近?太近了,就会发现那个人或许没有那么想象的那么好,会幻灭,会失望,进而产生罅隙。不仅是咩萝对炮哥而言,也是炮哥对咩萝。

就像那次争吵爆发前一晚,炮哥忽然开玩笑地问咩萝:"你爱不爱我?"

咩萝刚打了几个字,想了想,还是全部删掉,开玩笑地复制回去:"你爱不爱我?"

炮哥立刻回了过来:"爱过。"

咩萝一怔,很快地也回答:"爱过。"

嗯,

爱过。


   狼烟阁。

   在第三次尝试用两仪偷袭那只11万血的冰秀失败后反而被一击绝杀秒出成都后,羊萝果断决定:作为一只手残党,她还是洗洗睡算了。

    于是在第四次排队进了战场,她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打着鸡血冲向红名,而是——默默地找了个角落,打坐。

    半个小时后,她看着地图上唯二的两个红名,默默地在心里点了个赞。

    剩下的两个人中居然有一个是同门师兄,真是壮哉我大蠢羊攻~\(≧▽≦)/~

    另一个是个奶毒,众所周知奶妈这种职业有时候简直要屌炸天,副本战场经常哭着求着要也就罢了,更可怕的是,因为高端奶妈那巨大的奶量,一般单挑,弄不死。

     就像现在,站在一旁猥琐观战的蠢羊师弟看着师兄追着奶妈打了又半个多小时,奶妈的血量还是没变化,隔着屏幕他也仿佛感受到了那只上蹿下跳的蠢羊师兄的怒气。

     大神之间的决战,她还是不要瞎掺合了吧。某一瞬间,想过要帮上素不相识的师兄一把,但看了看自己的血量和装备,一身副本装都还没脱的师妹还是默默地否决了自己的念头。

     然而也巧,猥琐地一边躲战一边给自己加奶的奶妈又一次把自己好不容易下去一半的血量填满,气咩师兄像是泄气一般,蹑云……滑到了默默观战的羊萝旁边。

      啊,终于想起要解决她这个喽啰了么。看着身前师兄头上“极道魔尊”的称号,羊萝连气场也没生,就熟练地在近聊框里面打上一行字。

      躺平求轻点_(:з)∠)_

      ……为啥子狼烟阁不能说话啊。他看着提示仍在无语,师兄已经开始动手了,举起手中长剑就朝面前的萝莉砍去。

       ……师兄你真的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_〒……

      道长砍了两下,萝莉只剩下百分之四十的血量,却仍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充分表现出“躺平任虐任推倒”大义凛然的气节。

      师兄倒是渐渐地收了大招,一个四象快要出来了也取消了,然后静静地站了一会,竟然……就地打起坐来。

      放、放过他她?不打了???萝莉苦于无法表达,只能围着师兄转了三圈,又特逗比地在师兄面前跳了两跳,企图引起他的注意力。

     可惜师兄只是微阖双眼,任你萝莉各种卖萌,我自安然打坐。

     一对同门师兄妹在以往同门相残的斑斑血泪下,竟然在狼影殿度过了五分钟和谐得堪称温馨的时光。

      半饷后,师兄休息够了,拎起长剑继续投入到追杀奶妈的战斗中,留下一只萝莉在一旁感动得热泪盈眶。

       师兄莫怕!师妹这就来保护你!!!!

       怪力羊萝也抱起长剑向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个人跑去。

        ……

        什么?你问我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

        由于某只逗比在那晚上干的蠢事太多难以种种详述,我们还是偷偷截取羊萝那晚上的聊天记录出来吧。

       羊萝  12:33

       阿玉!!!在吗!!!!你狼烟阁打完没有!!!!!!

       羊萝   12:34

       艾玛我刚才遇到个师兄,感动基三啊!!!!

        羊萝  12:36

        他来到我身边

        打了我一下

        又看了看我!

        竟然就放过我了!!!

         艾玛谁说人间没有爱!!!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羊萝 12:39

          阿戈你战场还没打完?!

         雨霖铃 12:42  

        刚打完狼影殿,这种玩法还不错。得了个银牌【图片

         羊萝 12:43

        。。。你这种操作流让我这种手残党怎么办!

        雨霖铃 12:45

        ……然后呢, 你帮你师兄赢了没有?

        羊萝 12:46

        〒_〒没有。。。。我,我想帮师兄打那个大奶毒,可是我老是选错目标,经常不小心两仪到我师兄,我师兄也没打死我,就一直七星我再打奶妈,后来不知道为啥我忽然死了,师兄也死了〒_〒这个游戏奶妈攻击力这么高的的吗??

        雨霖铃:……那个是出毒了啊逗比,你怎么会选错人??你没装团监吗?

         羊萝:(⊙o⊙)团监是森么???

        雨霖铃:……………逗比,再见<再见表情>。


      

   

   


    那天她被三,在苍山洱海质问曾经的小徒弟的时候却被前情缘一枪击杀于马下

    她看着自己的尸体躺在草坪上,无神的眼睛看着剑三的天空,便心灰意懒地不想复活。

    她想离开这个辜负了她的江湖了。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有个纯阳萝莉出现在了她身边

     “女侠,你肿么不起来呀(⊙o⊙)”

     “女侠?请问皇竹草咋挖呀”

     “女侠女侠女侠女侠……”

       羊萝在她身边聒噪不已,她本不欲理会,但后来羊萝的举动却让她啼笑皆非。

       【一叶陶陶 对 谢云裳 调皮的吹了个口哨】

 

       【一叶陶陶 看着 谢云裳 双颊微红,轻轻吟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叶陶陶 挑衅地看着 谢云裳 不屑地说:"你特么来打我啊"】

        ……

        终于,她还是在羊萝在她的角色旁边摆出各种姿势开始截图的时候忍不住选择了原地复活。

        一身粉衣的七秀忽然之间站了起来,倒是把羊萝吓了一大跳。

       “我了个大擦,你居然不是在挂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