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狂暴症患者

                  半截的诗

    我的殷浮,她穿着金鱼尾巴一样轻盈迤逦的纱衣,她的长发漆黑如子夜,她的眼能看透真实。十岁的时候她第一次出现,对我伸出手。

    第一次向父母描述殷浮的存在的时候,他们先是疑惑地对望彼此,然后只失笑着摇头,到后来发现我是认真地向他们介绍她的时候,他们大惊失色地斥责我,要求我停止这种行为。

     后来我不再告诉任何人殷浮的存在。

     关于妄想症候群,我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

    为什么殷浮会出现。

    和世界的交流一开始总是那么难,你笨拙地接近别人,却被他们身上的刺伤得鲜血淋漓。

    被周围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伤害到的时候,对世界感到愤怒和失望的时候,对自己感到自卑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地方,温柔地为我拭去满眼泪水。

    你是最漂亮的啊,你是最聪明的啊,你一定会被爱的,加油啊,加油啊,请不要停下脚步,继续找下去吧。

     后来就真的找到了,除了殷浮以外,能够毫无芥蒂地喜欢着这样内向又糟糕的我的存在,朋友,还有恋人。

    总觉得如今的心里面还有一点点她的影子。但是在一段时间里把她忘得彻彻底底,也是事实。

    只是某一天入梦来的时候,我对着那个面目模糊的女孩子终于彻底道别了。

    忘了你那么长时间真是对不起,以后,我也要一个人走下去啦。

    再见吧。还有,真的谢谢你陪了我那么长的时间。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绵延成诗。

    告别了殷浮,往后就真的只剩自己孤身走下去了,我一直都走得不算好,每次踏出新的一步时都会伴随着犹疑和彷徨。

    但回首。

    孤独的岁月也见温柔,芳菲长留。


评论